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投稿

“阿富汗少女”涉身份伪造被捕 曾登《国家地理》封面

2016-11-06 15:52:20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责任编辑:苏醒 PN052]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原标题:“阿富汗少女”因涉嫌身份伪造被捕 释放后将遣送回阿富汗

央广网北京11月6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曾在上世纪80年代登上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封面撼动无数读者的阿富汗难民少女莎尔巴特·古拉,近日因为涉嫌身份伪造在巴基斯坦边境城市白沙瓦被捕。她被判11万巴基斯坦卢比,约合1050美元的罚金和15天监禁。与此同时,巴基斯坦一家法院裁定,在刑满释放后,当地时间7号,古拉将被遣送回阿富汗。

据法新社报道,现年40多岁的古拉已患有丙型肝炎,是4个孩子的母亲。她告诉媒体,自己的丈夫几年前已去世。阿富汗驻巴基斯坦白沙瓦总领事,确认了古拉将被释放的消息。他说,“我们尊重巴基斯坦的法律规定,我们将以体面的方式,把她带回阿富汗。”

现年40多岁的古拉在上世纪80年代机缘巧合之下,以《国家地理》杂志的封面的照片闻听被称为“阿富汗少女”。1984年,供职于《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麦凯瑞来到巴阿边境,试图用镜头记录前苏联与阿富汗冲突引发的危机。一个偶然的机会,摄影师发现了在难民营内非正规学校上课的少女古拉,便被她的眼睛所吸引,于是拿起相机拍了几张古拉的照片。直到第二年“阿富汗少女”的封面一经刊发便成为经典。照片拍摄时,古拉年仅12岁,照片中装饰她的只有一条破旧褴褛的红色头巾,棕红色的零乱头发下,一双绿色的眼睛纯真却又忧郁、充满迷盲又仿佛洞察一切。

古拉一双充满忧伤无助的绿色眼眸,总像是对盛世太平的当头棒喝,令人印象深刻。杂志刊发后引起了全世界关注,成为20世纪80年代阿富汗冲突和世界各地难民局势的象征,被认为是《国家地理》史上最知名的照片之一。2012年12月6日,在佳士得拍卖行主办的拍卖会上,这张照片以17.89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成为当天成交价最高的照片。

在那个没有互联网的时代,一张打动了全世界的照片,并没有改变古拉悲苦的命运。古拉2014年4月以莎尔巴特?比比的名字在白沙瓦申请巴基斯坦身份证。在获得假身份证后不久,巴基斯坦调查人员就开始调查她,并将其逮捕。不过,即便没有被捕,古拉的命运也比文学作品所能描写的更加悲苦凄凉。

照片中的女孩莎尔巴特·古拉直到2002年被国家《地理杂志》重新找到之前,浑然不知自己的肖像引起世人广大的回响,17年后摄影师麦凯瑞重返巴基斯坦,试图寻找这位有着摄人眼神的神秘少女的下落,了解17年来在她身上所发生的故事。历经波折当他见到古拉时,发现古拉苍老很多,眼睛没有那么清澈,可有一点却没有改变,她的眼神中依然带有原来的惊恐。原来17年前她之所以惊恐,是因为在拍这张照片的几天前她家的房子被战机轰炸,父母被炸死,祖母带着她和她哥哥趁天黑把父母埋葬了以后,就开始在冰天雪地中翻山越岭,冒着被轰炸的危险投奔难民营。不过直到故人重逢她的日子依然不好过,她患有肝炎,孩子没有机会上学,丈夫去世,生活依然饥寒交迫。事隔17年,史蒂夫·麦凯瑞再次为她拍下一组照片,古拉的经历被作为《国家地理》的封面故事,寻找确认其身份的过程也被拍摄成为纪录片,在国家地理频道作为全球性播出。

古拉的经历是众多想尽办法留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人的一个缩影。据巴基斯坦国家数据库与注册局统计,目前已重新核对了9100万张身份证件的真伪,从中查处6万多张假证件。 国际移民组织表示,古拉的被捕反映了一种迹象:巴基斯坦向越来越多的阿富汗难民施压,迫使其返回阿富汗。

从之前的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以及乌克兰东部冲突,到现在仍持续的叙利亚冲突和欧洲难民危机,如果绘制一幅难民地图你会发现,亚洲,欧洲,非洲,到处都有难民的身影。

据联合国今年公布的一份调查显示,去年被迫背井离乡的人数达到了6530万人,其中4000万人属于境内流离失所者、2130万人成为难民,另有320万人正在等待政治庇护申请的决定。而自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难民人数累计增长超过2000万人,超过半数的难民主要来自三个国家:叙利亚、阿富汗和索马里,这一数字背后显示着去年在全球范围内,每113人中就有1人成为难民,面临流离失所或者申请庇护,每分钟就有24人被迫离开家园。

世界正在经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潮冲击。据了解,中亚难民问题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阿富汗难民问题,二是在苏联解体之后中亚各国之间出现民族迁移,而产生的一些所谓的难民问题。而后一个问题到目前为止已经基本得到解决。今天人们谈论的中亚南亚难民问题,主要指的就是阿富汗难民问题,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叶海林分析了阿富汗难民的产生原因。

叶海林表示,现在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之间的一个问题,绝大部分的阿富汗难民是普什图人,他们生活在巴基斯坦,据不完全统计有几百万人之多。这些人在巴基斯坦已经生活了两代甚至三代,有一些在巴基斯坦生活的阿富汗难民已经是在巴基斯坦出生的阿富汗人再生出的孩子,就是第三代。这样的难民人数多,形成了比较大的聚居范围,在开伯尔普什图瓦省和在俾路支省都有相当广的分布,甚至有些地方的难民营已经规模相当于一个城市。

叶海林说,多年来,巴基斯坦国内面临的难民问题,一直是国内治安问题和反恐形势问题交错的关键所在,巴政府已付出了巨额支出。但因为缺乏国际社会支持、自身司法体制特点以及历史遗留因素等原因,效果一直不尽如人意。

叶海林表示,巴基斯坦在难民问题上所遭受的挑战,要远远早于欧洲,其程度也要严重于欧洲,欧洲的难民问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能够像在任何一个欧洲国家形成现在巴基斯坦这样的规模,给巴基斯坦社会造成那么大的冲击。

这些年巴基斯坦政府一直在努力解决难民问题,但效果一直不好。首先没有国际社会的支持,以巴基斯坦一国的财力来说,独立解决300多万人难民问题不是很现实;其次巴基斯坦政府实际上在政策上也没有什么改变,过去这些年也一直在努力的遣返手续不全的难民,但是效果不好。第一在巴基斯坦司法体制下,遣返一些难民的时间比较长;第二巴基斯坦的政治变动比较剧烈,所有的执法行动,包括法院的司法行为,往往受到国内政局的影响,政策缺乏连贯性。第三巴阿边境的特殊性,因为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一部分的地理条件相对困难一些,在俾路支和阿富汗边境上,基本就是一些低山,所以难民即使被遣返,再返回巴基斯坦也很容易;第四很多难民实际上是三代的巴基斯坦人,已经拥有了合法身份,在巴基斯坦定居。他们这些没有合法身份的亲属被遣返之后,自然会找机会再返回到巴基斯坦,所以这些问题加在一块,使得巴基斯坦遣返难民的努力,进展非常不顺利。

叶海林指出,虽然这次阿富汗少女古拉被遣返一事,会引起人们对于巴基斯坦难民问题的新一轮关注,但更多出于其敏感身份的原因,并不能作为巴基斯坦对难民政策作出巨大改变的一个证据。

巴基斯坦的开伯尔普什图瓦省,本身就是普什图人聚居区,执政的政党主要都是一些普什图人政党,所以对于在开普省去遣返难民,这些政党本身持反对意见,所以联邦政府的政策也很难得到有效的贯彻。眼下看难民问题,巴基斯坦政府充其量只不过是用这样的案例的处理来表示自己的决心,真正把这三百多万难民的问题全部解决,不是巴基斯坦政府能做得到的。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责任编辑:苏醒 PN052]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安徽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安徽在线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550-82200000 技术服务:0550-8110000 网上投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uedbet官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6